mqwilliam

栖息的地方有如此的美景,有时候真想做一只企鹅

《我眼中的南极》,在我们在南极露营的一晚,我的睡袋正好面对着海岸线,此刻南极正处在极昼,已经晚上10点多了,天依然很亮。睡觉前,我带着相机,想再记录一张震撼的南极黄昏。就在这时,一群金图企鹅排着整齐的队伍从我的面前走过,我立刻端起了相机,记录了这一个美妙的时刻。


这张照片可以说是我目前为止拍的最好的一张照片,同时也为我带来了很多的荣誉,我不确定未来我是否还有机会或者还有可能拍出一张超越它的照片。但未来,谁知道呢?我能确定的是,我不会停下我的脚步,我会继续去探索那些我未曾到过的地方,然后用相机去记录,去分享。



《掠夺》--十分偶然地拍到这张贼鸥偷到企鹅蛋的画面,当时贼鸥一直在用嘴拔企鹅尾巴上的毛,企鹅一直忍着没敢动,因为它知道一动自己的蛋就很可能会被偷走。但是最后还是没忍住,尾巴上的毛都被拔秃了,真心很可怜(画外音:其实我当时跟这只贼鸥心态没什么区别,一直想着哥们儿你赶紧动一下吧,为拍张偷蛋的照片我都在这儿等半天了。。。。)

企鹅的世界不止有呆萌的一面,也有残酷的另一面,它们时刻面临着自然界中食物链顶层的威胁,在12月这个小企鹅即将或者已经开始孵化的季节,这只贼鸥在空中盘旋已久,时刻准备着趁哪只企鹅妈妈一个不留神,去偷走它的宝宝。

嘿,小子,你是在偷拍我吗?!这里不准拍照。我:“大爷,您走好,我在等周杰伦”

不走寻常路-通常,多数人会选择大路,因为大路宽广平坦;少数人则选择小路,因为小路未知新奇。宽广的大路固然有它的美,可走得人太多,反而使它变得麻木且僵硬。小路也许崎岖荆棘,但正因为少有人走,才使得它保留着昔日泥土的芬芳,和强大的激发人们冒险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