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william

15年一月,冒着严寒赶到瑞典最北部冒着零下35度的低温守候了6个晚上的极光,老天真的很给面子,第一个晚上就让我遇到了极光大爆发,后面5个晚上晚晚大爆发,导致最后一天看极光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我眼中的南极》,在我们在南极露营的一晚,我的睡袋正好面对着海岸线,此刻南极正处在极昼,已经晚上10点多了,天依然很亮。睡觉前,我带着相机,想再记录一张震撼的南极黄昏。就在这时,一群金图企鹅排着整齐的队伍从我的面前走过,我立刻端起了相机,记录了这一个美妙的时刻。


这张照片可以说是我目前为止拍的最好的一张照片,同时也为我带来了很多的荣誉,我不确定未来我是否还有机会或者还有可能拍出一张超越它的照片。但未来,谁知道呢?我能确定的是,我不会停下我的脚步,我会继续去探索那些我未曾到过的地方,然后用相机去记录,去分享。



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上,所罗门王曾经在这里修建了第一圣殿,是犹太教最为神圣的地方,后毁于巴比伦人之手,虔诚的犹太人又顽强的在废墟中修建起了第二圣殿,后也被罗马人摧毁,只剩下了这一段残存的古城墙,便是现在最著名的西墙,又名哭墙。许多个世纪以来,哭墙就是犹太人起到和朝圣的地方,他们始终相信那条犹太教末世论的预言,终会有一座第三圣殿被修建,在那个时候,弥赛亚将会再一次降临。

对我们来说,这可能只是一堵墙,对他们来说,墙后,有一座看不见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