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william

经过两天的时间,船终于穿过了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从南极大陆回到了阿根廷的火地岛,此刻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以下,而就在那时,天边那奇特的火烧云吸引了我,这是我从未见到过的

又到了每年英国伍斯特虞美人的花季,可惜今年没有时间去,传一张去年拍的

那天,船行驶在此次南极行程中最窄的海峡,最窄处不到100米,当时突然一切都静止了,没有风,没有声音,海平面平静的如镜子一般,拍照时都屏住了呼吸,生怕一点点声音就会打破这一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