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william

那座山,那片云,拍摄于:阿根廷火地岛国家公园(Tierra del Fuego National Park)

15年一月,冒着严寒赶到瑞典最北部冒着零下35度的低温守候了6个晚上的极光,老天真的很给面子,第一个晚上就让我遇到了极光大爆发,后面5个晚上晚晚大爆发,导致最后一天看极光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经过两天的时间,船终于穿过了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从南极大陆回到了阿根廷的火地岛,此刻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以下,而就在那时,天边那奇特的火烧云吸引了我,这是我从未见到过的

《我眼中的南极》,在我们在南极露营的一晚,我的睡袋正好面对着海岸线,此刻南极正处在极昼,已经晚上10点多了,天依然很亮。睡觉前,我带着相机,想再记录一张震撼的南极黄昏。就在这时,一群金图企鹅排着整齐的队伍从我的面前走过,我立刻端起了相机,记录了这一个美妙的时刻。


这张照片可以说是我目前为止拍的最好的一张照片,同时也为我带来了很多的荣誉,我不确定未来我是否还有机会或者还有可能拍出一张超越它的照片。但未来,谁知道呢?我能确定的是,我不会停下我的脚步,我会继续去探索那些我未曾到过的地方,然后用相机去记录,去分享。